智庫中國 > 

進一步認識高質量發展戰略價值

來源:北京日報 | 作者:陳文玲 | 時間:2020-01-21 | 責編:申罡

2019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提出一個總基調,一條主線,兩大動力,三大攻堅戰,六項任務。六項任務中的第五項,就是著力推進高質量發展。放眼世界,這項任務具有特別重要的戰略價值。高質量發展不是一時的戰術選擇,而是一個重大的戰略選擇,也是歷史發展階段的必然選擇。


賦能經濟高質量發展,是中國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重大部署


在2020年經濟工作部署中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沒有公布GDP增長目標這個經濟指標,我認為這是一種導向,強調經濟增長保持在合理的運行區間。從“十一五”時期開始,GDP就變成了一個指導性的指標,約束性指標則變成節能降耗減排等等。所以,這體現了一種戰略替代,從現在開始到整個“十四五”期間,中國經濟增長會實現幾個轉型:一、中國經濟會從速度型轉向質量型;二、中國經濟會從規模型和外延型轉向內涵型和結構型的優化;三、中國經濟會從粗放型增長轉向集約型增長;四、中國經濟會從全球產業鏈垂直分工轉向水平分工。


賦能高質量發展,“十四五”期間會持續發力,使中國從總體上的垂直分工走向水平分工。中國是最早承諾哥本哈根協議的國家,是引領全球落實巴黎協定的國家,是實行綠色發展理念并作出成就的領先國家。所以,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戰略替代中,我認為賦能高質量發展就是一個無縫銜接的轉換橋,是中國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,資源、能源承載能力形成硬約束后的必然選擇,也是中國真正邁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、在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應有之義。在這樣一個戰略替代中,中國的區域結構、產業結構、金融結構、貿易結構、人口結構都會發生重大的調整和優化布局,而2020年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,這種結構性調整步伐會大大加快,會創造高質量發展的新局面。


賦能高質量發展,是在日趨激烈的國際競爭大環境下,中國走向時代前沿的戰略抉擇


我們面臨的世界發生了深刻變化與調整。中國已經被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當作最大的戰略性競爭對手。其目的只有一個,遏制中國,阻止中國前進步伐。但從歷史的長周期看,未來中國經濟總量肯定會是世界第一位,幾乎所有的機構作出的預測都是如此。


在這樣一個歷史長周期中,中國僅是經濟總量排在世界第一位行不行?顯然不行。要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,要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,就必須是在國際比較中的強國,必須是在國際比較中具有引領性的國家。


中國前進的步伐、發展的框架、中國的道路已經邁出來、建起來、走出來了,我們有充分的道路自信、理論自信、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。但是中國經濟的發展質量,經濟發展的素質,還不足以成為世界引領者。


我們現在的短板是什么?短板不是我們的經濟總量,不是制造業總量,而是經濟發展質量和制造業水平。過去,中國制造業總量和美國沒法比,二戰時美國制造業產值曾經占全球50%,現在占15%左右,而中國制造業產值已經接近30%。目前美國制造業產值已經沒有辦法和中國比。美國國際貿易總量和市場總量也沒法與中國比。中國從2013年開始貨物貿易總額一直是全球第一位,是第一大出口國,第二大進口國。


但是,美國用于基礎教育、基礎研究的經費比我們多得多。美國用于基礎研究的經費和中國目前的財政補貼完全是兩個概念,美國是采用政府招標采購方式,以商業合同即契約委托給企業,委托給研究機構。簽訂商業合同的機構,必須完成政府有關部門委托的項目,是需要交賬的,是商業化的,市場化的,是采用商業合同形式來進行制約的。美國每年用于基礎研發的經費要幾千億美元,相當于約4萬億元人民幣。美國為什么能夠在科技領域走在世界前列,它有它的一套舉國體制。


所以,中國要在大國競爭博弈中勝出,就必須實現高質量發展,建立高素質的人才隊伍,推進高水平的管理,提高國家的現代治理能力,提高政府管理現代國家的能力,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重大部署。賦能高質量發展,就能通過補上發展的短板,使我們在這一輪的科技革命、產業革命和經濟全球化中,成為時代的寵兒。


中國已經具備了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基礎。我們有龐大的人力資本和人力資源。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總結了我們具備的特殊優勢。我們具備了高質量發展的基礎,所以在無縫銜接的兩個百年宏偉目標中,產業可以穩步邁向中高端,可以穩步邁向高收入國家行列,可以穩步邁向高水平的開放,可以穩步邁向高效率配置國際資源的世界市場,中國發展前景是非常好的。


中國高質量發展實際上已經有了重要進展。比如,世界知識產權組織2019年7月24日發布對全球各國創新能力的評價,中國現在已經上升到了第14位。比如,《財富》世界500強企業排行榜,最新的一次評價,中國500強企業129個,美國500強企業121個,中國首次超越了美國,成為世界500強企業最多的國家。比如,福布斯研究院做的全球獨角獸企業評價,共評出494家獨角獸企業,其中中國206家,美國203家,歐洲35家,印度21家,英國13家,法國7家,日本2家。再比如,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關于世界知識產權保護情況報告指出,中國的專利申請、商標申請和工業外觀設計均占世界第一位,其中專利申請占全球46%,工業外觀設計占全球54%。


賦能高質量發展,最需要的是高質量的思想品和優質制度供給,必須提高現代國家的治理能力


“理念是行動的指引”。高質量發展必須要有理念指引,必須要有高質量的思想品和優質制度供給。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要求,要研究經濟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,還要研究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未來趨勢。要總結中國發展的成功經驗,同時要總結中國發展的教訓,繼續探尋中國發展未來的道路,這比我們停留或者沉醉在過去的成績中更為重要。


未來已來,當我們的思想沒有跟上發展的趨勢,當我們的政策沒有跟上實踐活動需要,當我們思想還沒有真正解放時,很多未來已來的新經濟、新業態、新商業模式就會受阻,新舊動能轉換就會受阻。但我們的政府管理還不適應,我們的學者對此的理論詮釋還沒有到位,沒有跟上實踐的發展和需要。高質量發展,需要高質量理論,需要高質量的思想引領。


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特別提出,要反對形形色色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?,F在確實需要從形形色色的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中解放出來。要使我們基層政府解放出來,要使我們的企業解放出來,要使我們的公務員解放出來,使他們真正能夠全心全意地抓經濟工作。下功夫研究中國經濟如何高質量發展,要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研究,一個短板一個短板補上,而不是坐而論道。我到一些地方去調研的時候,當地同志告訴我,一年五分之四的時間都在開會,得利用業余時間抓本職工作。這叫什么狀態呢?這怎么可能推動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呢?中國改革開放之所以能夠推動經濟快速發展,就在于生產力釋放,推動了生產關系變革;就在于思想的解放和微觀主體的活力,推動了上層建筑的革命;就在于整個中國從上到下都在全力以赴地抓經濟工作。所以,我認為這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,反對形形色色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,非常準確,直面問題,但要落實。各種名目繁多的形式主義,會給基層帶來無限的麻煩,這不是推動高質量發展,而是在降低經濟發展質量,同時降低發展速度。


賦能高質量發展,中國要成為世界高質量發展的典范,不是沒有基礎和條件。比如,深圳已經成為一個創新型的國際化城市,據說日本人組團旅游到深圳學習創新。中美貿易戰打得最激烈的時候,美國第一批要制裁的企業,就是深圳南山區粵海街道辦事處開發區的企業。到目前為止,美國制裁中國的216個企業中80%是民營企業,民營企業中80%是高技術企業,因為它們有可能對美國產生威脅和超過其高科技企業。這其實是我們的驕傲。


賦能高質量發展,在當前的中美大國博弈中,中國可以抓住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中國已經站在了時代的前沿。同時,中國經驗、中國方案、中國思想、中國主張,包括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和建設,也都給世界帶來了希望。


(作者為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)


發表評論

福建福彩中奖后去哪里领奖 浙江6+1开奖结果查询18125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电子走势图 投资理财平台排行榜 北京快三全天多少期 湖北快3开奖 炒股搞笑图片杀猪 手机版急速赛车 2019平肖规律原理公式 基金如何配置最合理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新手炒股软件